查看: 2080|回复: 1

日女星自杀三年发现相同遗言 盘点娱乐圈的灵异事件

[复制链接]

2

主题

4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QQ
发表于 2014-9-8 19: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心有鬼哦 深夜勿看。。。

  [/url]

  上原优美(左)生前所留遗书

  日本“贫穷写真女星”上原美优外型甜美,却在2011年惊传上吊自杀,当时在现场寻获一张字迹潦草的遗书,但由于语意不明,导致自杀动机至今仍不得而知。事隔3年,近来却有人爆料她生前出外景的深山小屋内,墙上被不知名人士写下的一排汉字,竟与她遗书的文字一模一样,意外巧合令人毛骨悚然。

  据日本《》网站报导,上原美优生前曾回到出身地种子岛出外景,前往深山里的一幢小木屋中进行拍摄,当时随行的工作人员事后却发现,小木屋的墙上印有一句“隼床躬行手残”的汉字,竟与她在自杀现场留下的遗书字条上写的内容一模一样,奇怪的是,这句话并非日文语句,语意无从解释。

  据悉,上原美优的遗书字迹潦草,网友勉强只能翻出无法解释的3句话,分别是“隼床躬行手残”、“と话し”、“ホントーにアリガトウ(真的很谢谢)”,小木屋墙上的留言与遗书的第一句话不谋而合,因而引起灵异之说,有网友透露当地犬神信仰(一种强大的诅咒力量)盛行,有可能她是遭到恶灵缠身才走上绝路,但也有人不信邪,认为遗书字条有可能是捏造的,不需要做无谓揣测。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039514.jpg]


  关心妍——女鬼用缝纫机

  我18岁那年暑假回香港,正好碰上有一个新邻居搬迁进来。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我家的一台老式缝纫机在响,我到客厅一瞧,看见一个人影坐在缝纫机前,像是在那里缝衣服,我以为那是我妈,就对她说:“妈,你怎么还不睡?”,她没有回答。再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人影是披肩发,我突然一惊,因为我妈是短发,这个不可能是我妈。随即,我到我妈的房间一看,她还在那里睡觉。之后,我赶紧叫醒外婆将这件事告诉她,但外婆骂我:“瞎说什么,赶快回去睡觉。”天呀!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在做梦!

  [/url]

  S.H.E——音乐无故响起又停

  S.H.E在拍摄专辑《》时灵异事件不断,但先是导演在拍摄新专辑主打歌《》时不慎滑落桥面的坑洞,当时一只脚就受伤、发炎,最后还打了三天石膏!而公司内部近日也传出不可思议的事件,某天有同事加班到深夜,突然听到音响自动开启并且播放《》,这位同事头皮一阵发麻,赶快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没想到在关门时音乐又突然停了。隔天消息在公司内部传开,没想到居然赢来一片庆贺声,因为据说有灵异、诡异事件发生的专辑都会大卖,因此所有唱片部门的人都互道恭喜。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039515.jpg]


  梁洛施

  生龙活虎的陈柏霖,说梁洛施在拍《》期间,果真“见鬼”:电视机会莫名转台。后经集体智慧分析,得出:一定是上一次换台键摁得太重,卡下去一直没站起来,才会疯癫一样地自动换台。

  [/url]

  马浚伟——鬼影

  剧集《》前晚播出的一集中,画面上竟出现一个貌似梅艳芳在电影《》内的“如花”造型影子,甚为惊吓!

  自《皆大欢喜》播出以来,一直十分顺利,但前晚有读者指当播出马浚伟和钟嘉欣对话的片段时,在马仔身旁的墙身竟出现一个四、五十年代的女子身影,最吓人的是该身形不论轮廓和发型,竟与梅艳芳在电影《胭脂扣》内的“如花”造型十分相似,看后令人不寒而栗!身在横店拍剧的马浚伟得悉后亦不敢相信,马仔说:“不会吧!不要吓我呀!下集大约在十一月拍,拍的时候不要又出现这样的事情啊!以前都拍得很开心的呀!可能是灯光倒影吧!”而钟嘉欣的经理人回复:“钟嘉欣已经回到温哥华,她拍剧时都不好象没有什幺特别的事呀!”

  而堪舆学家余中哲看过片段后亦大感惊讶,连声说跟真人十分相似,他说:“真的是很象一个三、四十年代,在家里穿着领旗袍而且卷发女人!”当问到该身影会否是梅姐显灵时,余中哲则说:“好难讲,不过好肯定是女人,如果真是阿梅,可能她有心愿未了,所以才会留恋人间,更会在她生前喜欢的地方出现,所以我一点都不奇怪!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039511.jpg]


  栗山千明——无头照

  据香港媒体报道,柏原崇、濑户朝香及曾演出《》的日本演员栗山千明,抵港出席昨晚举行的“第30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柏原崇与濑户顺道宣传参演的《》。

  栗山千明一身黑色装扮,显得非常酷,但是在一行多人出机场时,记者拍下了这张极其灵异的照片,栗山千明竟然没有头?!记者表示,再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从没有遇见过这样诡异的事情,那么栗山千明的头在拍照的时候哪里去了呢?为什么在照片中会突然消失? 难道这就是所谓清明前夕的灵异事件吗?

  同时出现的几位明星在照片里可是又帅有阳光哦。跟栗山千明的阴沉形成鲜明对比。

  [/url]

  张信哲——录MV出现画面一片惨白

  “情歌王子”张信哲为《》拍摄MV时,鬼月的和平岛废墟被布置成二次大战战场,在MV拍摄过程中画面一度录不进去,画面一片惨白,当时工作人员都毛毛的,但不敢跟阿哲说,只是一再重来,还是进不去,导演只好“支开”阿哲,放他到庙口吃小吃,然后大费周章焚香拜拜,祈求“好兄弟”高抬贵手,再开工一切就恢复正常,直到清晨收工后,工作人员才敢告诉阿哲,让阿哲直呼:“买尬!”,“新力”认为有好兄弟的“帮忙”,铁定是大卖的预兆!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155234.jpg]


  舒淇——妖冶造型离奇现幕

  导演许鞍华继当年《》和《》后,廿年后再拍惊栗片《》,竟然在拍摄期间遇上一连串怪事。虽然阿Ann(许鞍华洋名)百般不愿以这些怪事作宣传,但无奈在拍摄期间所发生的,却是真人真事,她拒绝透露发生在她身上的怪事。不过最近却传出一件跟片中女主角舒淇有关的不可思议怪事,令在场的副导演及录音师均感毛骨悚然,甚至吓得一度想停机撤离拍摄现场。

  吓呆录音师副导

  话说在《》片中,舒淇分别有两个造型,一个浓妆艳抹,一个清纯淡妆。出现怪事当日的一场戏,是讲述舒淇与陈奕迅在黄大仙庙为一个女孩驱邪,舒淇演该场戏是以清纯造型出现。当舒淇化妆之际,怪事便发生,一名女副导演和台湾来的录音师坐下开机不过数分钟,赫见用作现场拍摄看位的电视萤光幕突然眨了两下,接着便出现妖艳的舒淇,奇就奇在当日舒淇的造型绝非这样,待查看录影机是否播错旧带时,惊见机内根本未放入影带,顿吓得两人目瞪口呆。

  这来历不明的舒淇影象在萤光幕上出现了数十秒,不过准备就位的舒淇仍在化那个清纯淡妆,到底那个浓妆舒淇从何而来呢?令女副导和录音师不寒而栗,难以解释。本来两人在怪事发生后曾考虑过停机,以免怪事再出现,可是为免影响拍摄进度和演员情绪,一班目睹怪事的工作人员只好当没事发生,也没有告诉过舒淇。

  [/url]

  孙燕姿——谢谢你

  歌手孙燕姿的《》专辑里,也有歌迷表示在1分38秒至39秒的时候,会有一句相当清楚“谢谢你”跑出来。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155233.jpg]


  陈奕迅——听鬼故事身临其境整夜失眠

  这件事说起来就丢人,都是我自己没事找事。那次我从朋友那里看到一盘讲鬼故事的CD,于是就借来欣赏。晚上闲着没事就钻进被窝,独自听起来。刚开始还无所谓,可是越往后听就越不对劲,整个人渐渐就被故事迷惑,好像是亲临其境一样,听到激动处还不时地大叫起来,结果听完后都不敢睡觉了,一闭上眼就会想起故事里的情节,还被恶梦惊醒,害得我只好点着灯,看了整晚的电视。

  [/url]

  千百惠——遇水鬼 真事儿哦

  “这条路好阴森哦!我们换一条路走,好不好?” 千百惠有点畏缩地望着小河上的这条小路,用楚楚可怜的眼神征求同行者的意见。

  这一天,千百惠为了她新唱片的制作,和一名熟识的词曲作家远赴桃园另一位作曲家的住处,研究新歌要如何制作。直到夜暮低垂,才告一段落。千百惠和曲作家踏着月色,沿着一条小河行走,打算走至省公路,再拦车返回台北。

  那条小河的右侧,是一片茂密的竹林,随着夜风的穿梭,不时发出飕飕的声音。他们走在左侧的土堤上,一路上只有几盏疏落的黄色吊灯,胆小的人,自然会感到一种诡异的气质,无法自已地紧张快走。 词曲作家看了千百惠一眼,心想难怪千百惠讲这话,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毛毛的,更何况是她?但是这条路是唯一通往省公路的捷径,就眼前的情况,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只好硬着头皮下去了。 突然一股阴冷冷的怪风,从竹林里“呼”——的一声窜出来,泼辣地掠过他们身上,顿时把他们吓了一跳,停下脚步,疑惧地四眼对望,然后不约而同地一起往竹林的方向看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颗颗小小的灯泡忽然闪了闪,一刹那,全都灭掉了。

  这突来的异变,使得千百惠他们大吃一惊,顿时僵立当地。 “我们快点走吧!这地方好象有点儿不太对劲。”词曲作家被眼前诡谲的气氛,搞的心头不一凛,转过头要千百惠和他快点离开这里。 然而,千百惠恍若未闻,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片竹林,看了一会儿,千百惠居然举步向小河走去。词曲作家见状,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大步跨向前,用力抓住她。硬往后抑,两个人滚倒在土堤上,这时千百惠才如梦初醒,放声尖叫—— “你要死啦!抱住我干嘛!还不放开?” 词曲作家被千百惠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松开手,赶紧向她解释刚刚发生的事。 千百惠闻言,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刷地下失去血色,当下什么也没讲,推着词曲作家,逃命似地急催:“ 快走!快走!”两个人一脚高一脚低的循着土堤,飞奔至省公路,幸运地拦了一部计程车,直驱桃园车站。

  这时,千百惠才在词曲作家的追问下,道出她刚刚差点儿没命的经过: 原来,千百惠被怪风一吹,心里已经凉了一半,加上灯泡突然灭掉,顿时把她吓得找不到胆子。就在她惊惧交集的时候,一只白白的手从竹林里伸出来,对着她轻轻缓缓地招动,千百惠一瞥,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一时间,千百惠的脑子里,轰的一下变成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的随着那只手招摆,往小河里走去。直到词曲作家抱住她滚到看不见那只手后,才清醒过来。转念一想,马上恍然大悟自己被鬼迷上了,若不是同行的词曲作家机警,恐怕她会一直走进小河里,胡里胡涂变成一个冤死鬼。

  后来,千百惠打电话告诉桃园的作曲家,才知道那林子的小河里曾淹死过好几个人,据说有水鬼在那片水域作怪。千百惠那天晚上所遇见的怪事,恐怕就是水鬼想找她当替身……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266354.jpg]


  吴大维广西撞鬼

  中视旅游综艺节目《》在大陆广西撞鬼了!主持人吴大维、孟广美与任洁玲一票艺人前往广西灵渠出外景时,投宿进一处又湿又阴的鬼店,吴大维、洪其德当晚就被鬼压,同行的杨大为女友洁西卡更惊见上百颗鬼头吊在树上,後来才听说秦始皇在当地开凿运河时死了不少人,把大夥儿吓破了胆:“我们是8人遇鬼小组。”

  刚从广西返台的洪其德谈起这次的遭遇惊魂未定地说:“太可怕了,我跟吴大维两人睡在地上,大约凌晨四点左右,突然听到非常吵闹的声音,没想到一睁眼就看见一个个白影在房里飞来飞去,白白的看不清楚五官,其中一个就跨在我身上,我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全身动弹不得,叫也叫不出声音。”

  隔天一早,家聊起才发现房子不乾净,吴大维说,他和洪其德看到相同的东西,任洁玲、许倩芸也恍然大悟:“我听见小其在叫,还以为他在作梦。”

  制作人林屏则表示,这次的行程早在过年前就订好了,没想到当地旅行社没有事先安排,临时订不到旅馆,半夜两点,十几个人从龙胜杀到灵渠时,才发现前栋客房只剩三间,大家只好被安排住进已经荒废的旅馆後栋,早晨醒来才看到院子里有坟墓,据说当年秦始皇开凿运河时死了不少人。

  外景队接著又前往桂林探访少数民族,杨大为女友洁西卡看到许多绑辫子的脑袋吊在树上,还有一大票鬼在车厢里穿梭、吸人气。整个旅程大家都感觉不舒服,一回到台北,制作单位就叮咛大家赶快去庙里拜拜、祛祛邪。

  [/url]

  袁彩云——灵体搭膊头

  选美出身的袁彩云,自当选香港小姐季军后便加入电视台成为艺人,多年來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是她能說一口流利德語外,便是拥有一身好厨艺。作为艺人,袁彩云经常都需要出埠拍剧或旅遊特辑,而她的灵异经历便是因出埠拍摄而遇上的……

  2000年時,袁彩云因工作需要,到美国华盛顿拍摄旅遊特辑,虽已事隔数年,但那次所遇上的恐怖经历,彩云至今还历历在目。每当她闭目回想,脑海里便会立即想起当时被灵体伏在肩膊上的感覺,那肿头立感觉,令她永远难忘。

  当年,袁彩云随摄製队到华盛顿取景拍摄旅遊特辑,一行人入住一间历史悠久的著名大酒店。这间酒店外表美轮美奂,因享负盛名而吸引不少遊客入住,并不列入鬼酒店行列。不过,当彩云走到自己所属的房間后,便有种怪怪的感觉。当她打开大门后,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迎面而來,立时令彩雲有点透不過气來。这种感觉愈來愈强烈,令她非常不舒服,只想暂时离开房间,但当她萌生这个念头后不久,那股不安感卻又慢慢消失得无影无踪。

  黑影伏在肩上

  初时,彩云也认為可能是自己多心,但到了晚上,那股不安感却又再出现。平时一觉睡到天光的彩云,那天怎样也睡不著,就算是睡著了,过不了一会又会自动甦醒过来,整晚在床上辗转反侧。到了半夜,当彩云想由右边转身到左边的时候,她突然间感觉到有东西伏在自己的右边肩膊上。她慢慢把眼睛转向右膊的方向,眼前的影象,顿时把她吓了一跳。

  她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伏在自己的肩膊上,她因為太过惊慌,不敢起来看清楚。虽然她跟那个黑影没有任何眼神接触,也看不见「他」的五官,但从身高及形态,彩云判断出它是一名男子。那一刻,彩云已经意识到自己碰上了灵体,她心裡虽然惊慌,但她抱著「平生不作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的信念,慢慢尝试镇定下来,还在心裡不停默唸「喃无阿弥陀佛」。在她不断重复默唸这句经文的同时,它就像带有催眠作用一样,令她的睡意渐渐冒升,结果彩云慢慢地陷入昏睡的状态,直至第二天的清晨才醒过来。

  亡魂徘徊不散

  早上醒来时,彩云有想过昨夜所看见的一切,很可能只是梦境而已,但在相同的地方、不同的时段,却出现同样的怪异感觉,真的只是梦境那样简单吗?彩云希望证实自己所看到的黑影到底孰真孰假,是太睏眼花还是真有其事,於是便和工作人员讨论此事,殊不知原来并非只有她一个人看到。据另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所讲,那个黑影亦曾伏在她的肩膊上;而另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则被那个黑影猛摇他的床,吓得他胆战心惊,整晚都不能入睡。后来,彩云在打听后才知道,原来那间歷史悠久的大酒店,於打仗时代已经存在。据说有很多战死的亡魂,常在那所酒店附近流连,久不久便会有人看见它们,但并无恶意,彩云和工作人员,只是刚好碰上它们现身罢了。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266351.jpg]


  王杰——与鬼有缘

  有一天录影回家,大概是凌晨三点多钟,那天开吉普车,从仰德大道上去,一路上都没有车子,一辆都没有,整个路都很静,刚好开到仰德大道大概十几秒钟,那感觉又来了,可是我知道是好的东西,不是坏的,刚好经过一个转弯口,我的后视镜是比较宽的,旁边有路灯闪过的时候,后视镜会闪一下,没有的时候是暗的,我有那种感觉,我知道那是一个好的东西,我很自然的往后视镜一瞥,刚好瞥到黄灯亮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看到我的车后边有几个模模糊糊的人像,我也感觉在我的车子里面,我的客座有一位,不知道是什么人,可是我有这种感觉,我就不敢讲话。

  那时候,我就想到一件事情,曾经有个朋友告诉我他的经验,其实这种事情发生时你不要怕,它只是坐个顺风车,这些人有可能是在那个地方发生过车祸,在那边死的,它只是懒得走路,只是顺路要你载一程,我就说:「朋友,不好意思,今天开的车子比较差一点,不是跑车,比较没有这么快,希望你们坐到该自己下的地方就自己下吧。」就这样子,我就开回家了,从头到尾就一直感觉有呼吸在你旁边,结果回到家那两天,家里就有些怪声音,这个时候,我又想到一个朋友他讲的,我那朋友说,当这种情形发生,你要告诉他:「你不要跟我回家,我只能载你到这边下车为止,你没有讲,当然它就跟你回家,你要出来它就跟你出来,你回家它也跟你回家。」

  到了第三天、第四天,我们家里有些怪声音,那时候我老婆刚生小孩子,有一天我就听到有个老太婆喀、喀、喀的声音,老太太的声音,我儿子就突然哇哇哭了,我就赶快起来,叫著:「不要闹!不要闹我儿子!」那时候我老婆也躺在旁边,我老婆有点怕怕的。我说:「不要闹我孩子,我儿子年纪还小,我祖先还在,我家里是拜关公、拜菩萨、拜土地公的。」我可以肯定他们不是坏人,坏人根本进不了我们家。之后,我就想到我朋友那句话,那天我出门,其实你不要以为它白天不会出现,大家都以为晚上才会出现,绝对是错误的,只有太阳很大的地方,因为太阳有辐射线,它们会怕这个东西,热的东西可能对它们不好,其实白天也是有的,后来那天我出门,我开车下去,我跟它说:「你们大概是在这个位置上我的车子。」我就故意把车子停下来,靠在路边,按电动窗把窗子打开,请它们下车,我不知道它们下车了没有?就把电动窗摇上,我现在每天回家的时候,走仰德大道,我一上车就说:「谢谢你们坐我的车子,你们该下车的地方,你们就下车吧!」到那个岔路,右转我们家的时候,我都习惯性把车子停下来,将车窗摇下说:「下车了。」从此之后,就不再有那种事情。

  [/url]

  张柏芝——日本撞鬼经历

  张柏芝将担演陈可辛监制新作《》,男、女主角配搭也十分新鲜,由玉女张柏芝配尹子维,在剧情需要下,二人在这个十二夜的爱情故事中,将有情欲戏份。原来对柏芝来说,拍出于自然的情欲戏,总比拍鬼片容易。

  因张柏芝多年前曾跟妈咪和姐姐到日本旅行,怎知半夜在酒店中,妈咪被人搅脚板,当时她和家姐都在熟睡中。事隔多年,她和姐姐旧地重游,至半夜怪事又发生,电视不停的开关,吓得柏芝蒙头大睡,但翌日其姐告之,她亲眼看见一位身穿和服、无头的女子骑在其肚皮上。这些经历令张柏芝对拍鬼片都有所抗。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266355.jpg]


  张敬轩——怪屋拍出鬼照片

  因哮喘而病了两个月的张敬轩,早前因工作关系经过广州芳村时,发生了一件令他费解的事,他说:“我在这个地方见到三间风水屋,妈妈对我说起这间屋的人在美国已经发达了,我觉得新奇,就下车拿相机影相,后来发现所影的相中有很多白点,最初我还以为是尘埃,故此抹了一抹,谁知反而出现更多的白点,我把相放大来看,发现白点是一个个的人样,我有些害怕最后把相销毁了。”

  [/url]

  黄安——海外宣传怪事多

  演唱会结束后我去东南亚巡回演唱,住在北马怡保的饭店,演唱会结束很累了,回去就睡觉,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觉得很吵,觉得好像在后台里,什么后台那么吵?醒过来,不对啊!我应该在睡觉,就赶快爬出来,把灯打开,后来我又躺回去,我们那床的旁边都有一个茶几,上面有冷气开关啊、音响开关啊,然后,音响就响了就想是不是忘了关,关了半天关不起来,气得把板子拆了,把喇叭拔掉,很吵,已经四点多了,我又躺回去,冥冥中又听到走廊有人跑来跑去,说的是马来话,跑到我的房间即叩、叩、叩,然后又跑过去叩、叩、叩,我想是歌迷,四点多,怎么签名嘛!倒头又继续睡,第二天早上起来,去吃早餐,我跟我宣传说,我遇到这样的事,结果,宣传先跟我说他遇到事情,一模一样。

  和宣传手牵手睡觉

  第二件事也是发生在东南亚,在吉隆坡,我们住的饭店为了要迁就园形的建筑物,我们在边间,那个造型就很诡异,墙壁是圆的,一进来,一个直角转弯才是房间,我们打开房间,看到那墙壁是圆的就觉得很诡异,我和宣传睡双人房,他就说,他当年在汶莱当兵的时候,遇到很多的森林的剧毒瘴气啊!我也说我在大学时期遇到很多很怪的事情,说着说着,我说:「你是不是鼻塞啊!」因为一直有一个人的呼吸跟我们不一样,他一直以为我鼻塞,我以为是他鼻塞,可是这个频率跟我们都不同,我就说,你会不会觉得我们当中还有另外一个人?他说:「对!」,这个人就在我们两人中间的茶几前,我们是唱歌的,可以从声音来判定,说出来不怕大家见笑,那天晚上我跟我的宣传手牵手睡觉。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324474.jpg]


  周丽淇——拍灵异电影坟场遇鬼

  周丽淇在墓地挖坟时挖到尸虫,被吓到魂飞魄散。周丽淇、梁敏仪与周子驹拍灵异电影《》期间,接连发生怪事,他们现时说起那些亲身经历,都感到不可思议!

  周丽淇自言拍这部片是从影以来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有场戏我要去墓地挖坟,当时下着毛毛雨,我还挖到尸虫,早已被吓到魂飞魄散,但都要继续拍,拍摄是现场录音,应该好静,但突然听到有怪声叫我,不过我当时想拍完就好了,怎么知道事后问起,没有人出过声,不过同场一位幕后就说,原来他同一时间都听到那个声音呢,我当时就打了冷颤,我就即刻念经,回到家里妈咪还立刻给块玉让我戴,用来避邪,跟着我去泰国旅行,都求条平安绳带在傍身。”

  [/url]

  梁敏仪——一个星期离奇整伤三次右脚

  梁敏仪说一次从坟场拍完戏回家,在家附近的一段路,突感到撞到东西,全车突然猛烈震动了一下,但抵达家时再细心验车,竟然毫无痕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我知道一定遇到古怪的事,我还一星期整伤三次右脚,没有理由这么倒霉,妈咪就叫我将碌柚叶放在利是封内带到拍摄现场,拍完戏回家前丢掉,跟着我还戴茶晶避邪,讲起这些好奇怪,我做过这些之后,就没有怪事再发生。”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324472.jpg]


  邝文伟——不想多提

  事后记者向《幽》片编剧邝文伟求证,他也亲口证实有这怪事发生,不过为免导人迷信,他们一班工作人员也不想多提,若不是怪事已流传出来,他也不会说,好在影片已经拍摄完毕。但他不容否认的是在拍摄期间确实发生不少怪事,尤其贴在开工布告板上的通告,只要是长洲拍摄的通告纸条一贴上,它自己就会跌下来。

  又有一次拍一场坟场戏,拍一个由已故女星和舒淇合并而成的坟头相侧面和全身镜头,可是当邝文伟看片时却发现了大特写,于是问阿Ann几时拍下这个大特写,阿Ann却咬牙切齿的声称没有拍过,说罢自己也觉得心寒,幸好在拍摄期间没有伤人意外。

  [/url]

  “陀枪师姐”——灵异照片

  日前网上流一幅电视剧之灵异照片,据悉于三月三十日晚播出的"陀鎗师姐",近尾段完结前 魏骏杰 与 欧阳震华 一段对话中,在荧光幕左上方吓然出现异常恐怖女性状之头颅在舞动,时间约二至三秒左右。

  而该剧工作人员透露有传此剧拍摄期间有很多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尤其在蔡康年饰演性格分裂之杀手向多名妙龄少女杀害那段故事期间,有一幕蔡康年向血淋淋之衣柜跪拜,但拍摄后发现该母带片段空白一片,而补拍期间更无故停电多次,需工作人员立时烧香拜神才顺利完工。而剧中衣柜内之洋娃娃道具,一夜间全部头颅更不翼而飞需重新购置。

  令该剧拍摄不顺利,可能主因是妙龄少女遭连环杀害那单元,有剧务人员误将其中一名少女之姓名改与较早前新界区遭冷血谋杀案少女姓名一样,可能该案凶手仍未落网,因此致令该名死者阴魂不散望能沉冤待雪。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479143.jpg]


  赵咏华——驻唱奇事

  我刚开始唱民歌,是十六、七岁的时候,那家店现在已经倒了,所以我可以讲它的名字,沒有广告嫌疑,叫「星際之船」,在林森戏院那栋大楼。

  那栋大楼常常火烧,死了很多人,就在那边的四楼唱歌,常常听到一些鬼故事,人家跟我讲很多故事,可是我都不信,比如说:有人在廁所里梳头,头发会越梳越长,镜子里就会「哈!哈!哈!」类似这样的事情我常听到,我虽然在那边工作,可是我什么都不怕,有时换衣服的时候,就会听到一些声音,明明办公室沒有人,就会听到喀、喀的声音,也不是真的看到什么,所以我还是不怕。

  但是有一次真的是吓到我了,我按电梯,怎么按都不下来,灯已经亮到一楼,可是门就是打不开来,然后跟我一起等电梯四楼的工作人员也在那边,听到一个女生在电梯里面叫「啊!」大家想可能是有女生在里面被非礼,我们也不知道,就很紧张,餐厅经理啊,大家都来了,照理说,两个大男生绝对可以开那个电梯门,可是就是扳不开,后来来了四个大男生,刚好都是成双成对的数字,四个男生用力扳,然后就看到有人影在里面晃,那女的又叫了一次「啊!」经理就说:「里面的小姐,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人越围越多,大家都看到了,经理就说:「不要怕!」就踹电梯那个门,又说:「里面那个人,不要太过分哦!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就要来了。」看能不能让那个女的平安一点儿。

  后来消防队、警察都来了,来了八个男生,因为一般两个人就可以开了,八个人就「啪!」开了,可是电梯里面什么东西都沒有,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因为大家都听到有人在里面叫,也有看到人影,而且经理踹门的時候,里面也有人踹出來。那时是下午四点多的时候。

  [/url]

  李国祥——香港离岛鬼上身

  这件事是李国祥亲身的经验。大概三、四年以前,香港很流行年轻人去学『神打』,就是请鬼上身。有两个朋友学了很久,他们提议去离岛上。因为岛上常常有许多从大陆偷渡到香港的人,但常常被淹死,或被鲨鱼咬到,这些屍体常会漂到岛上。

  他们就故意挑一个比较可怕一点的地方,那个时候有四个人,另外一个跟我虽然没有学,可是我们很想去亲身体验一下。那个岛一个礼拜只有两班船,礼拜六来回,如果礼拜天去,不当天回来的话,要隔一周才能回去,所以很多人都觉得那个地方蛮恐怖的。我们礼拜六早上去,到了晚上我们搭了帐篷,在外面点了火。

  其实那时我们已经很害怕了,因为我跟另一个朋友,我们对这个根本就是一窍不通,而且那环境很荒凉,所以大已经有毛毛的感觉。他们说要开始了,还会帮我们开眼,可是等他们帮我们开了眼以后,我只是见到一些黑影,模糊的动了一下就不见了,可是感觉得到四处都有黑影。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他们一直在做收妖的动作,我就比较轻松一点开始到处看,一抬头看到在很高的地方,我看见一个女人,可是不太清楚,我就跟另一个朋友说,他见了就很紧张,因为他说通常我们见到的都是比较模糊不清,他们就很紧张,要我们站到一旁,然后他命令那女的下来。

  然后我那个不会『神打』的朋友,他忽然间整个人就站起来,脚跟踮起,如果在平时,是不可能站得那么稳。我觉得他身体好像有层雾,脚是已经开始变青变蓝,我觉得很可怕,因为他就站在我的旁边。我的朋友就很凶的问他:『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看我们?』他说:『没有,只是在上面看到下面有人,那么热闹,只是看一下,我没有害人。』

  他就问那个女鬼:『为什么你的脸那么丑?破破烂烂的,那只眼睛又怎么啦?』她说她是为情自杀,在那个地方跳下去死的,因为她怨气太重,所以不能去转世投胎。她请求我朋友帮她超渡,让她可以投胎转世。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479144.jpg]


  温兆伦——拍鬼戏

  我在片场里面拍过很多不同类型的戏,我还记得有一次我拍鬼剧,我知道我这个人很胆小,所以每次休息都在很多人的地方,有一次我找到一处很多人的地方我就睡着了,非常安静,后来我听到一个声音说:「温兆伦!你睡觉还发出声音,很难听!」我眼睛马上张开,我见到一个艺人,比较老的艺人,在跟我讲话,我就说:「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再闭上我的眼睛,继续睡觉了,不过,我已经清醒过来了,后来有人叫:「温兆伦!过来拍戏啊!」我就过去拍了,拍完之后也沒事,我就要走了,我碰到刚刚叫我的那个老艺人,就说:「不好意思啊!刚刚谢谢啊!」可是后来听人家说那个老艺人在那一天,沒有在那房子出现过,而且也沒有通告。

  [/url]

  任贤齐——愈想愈心惊

  八十年时,我在新竹拍一部连续剧,那时候快入冬又有点冷,我们跟几个前辈演员吃点东西,他们会喝点小酒,因为第二天要拍戏。喝一喝大家都说早点休息,就回去睡觉了。其中有一个前辈是付雷传大哥,第二天他跟我说他睡觉睡到半夜醒过来觉得怪怪的,他是盖着毯子侧睡,半夜醒过往返头一看,发现背后面有一个老鼠的东西在毯子底下蠕动着,他可以看出鼓起?有感觉,他想『怎么会有老鼠呢!』就有点生气,打开被看看,竟然沒有东西,那个蠕动的形壮还在,打开就不见了,他觉得非常希奇。

  第二天他跟我们讲,我们就说:『付大哥,你是不是太累或喝醉了?』大家笑一笑,事情就过去了。有一个执行制作,我们都叫他宝重叔,他也在旁边笑:『哈哈哈,是不是喝醉了?』那天晚上大家收工了,又回去睡覺,睡到半夜时忽然听见一声惨叫『哇』,叫得很大声。我们那时住的是出租套房,我们租了两层,中间一个走道,房间在两旁,我们开们一看,就看到有一个人站在走道中间一直冒冷汗,一直发抖,一直打颤,是执行制作宝重叔。因为他头发比较少,他的汗就似乎水从他头上倒下去一样哗啦啦的淋下来,全身湿透了,我们问他话也答不出来,我们觉得很紧张,赶紧把他送医院,去医院帮他量血压检查,发现他血压都升到两百,很可怕,他也说不出话来,我们就让他在医院休息。

  那天晚上大家有夜班,晚上都去拍夜戏了,只有我一个人第二天有班,我在房间里面,我就想去看他,他比较清醒,我问他到底是怎回事,他跟我说这次他也看到了那个东西,不过他跟付大哥不同,付大哥是侧睡,他则是躺着睡,而且是大字形。他睡到半夜的时候醒过来发现怪怪的往下看,发现那个东西跨过他的脚在蠕动,可是他完全沒有感觉,他掀开一看发现沒有东西,他很害怕就跑去门口大叫,我们才发现这个现象。我就安慰安慰他:「我想年纪大了,可能比较会胡思乱想。」然后就回去了。

  我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看书,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睡到半夜的时候醒过?有盖毯子,我醒过来就回头看沒有任何东西。越想越害怕,我就开车到拍片现场,想那边工作人员多可以壮壮胆。到了拍片现场导演问我怎么来了,我就跟他说因为临时有事要回台北一趟,导演说:「记得明天要早点来。」我就赶紧开车从新竹回到台北。那时我和舜子住在一起,因为舜子对佛学比较有研究,回到台北,我就问他:「舜子,怎么办,玉是不是可以避邪?」舜子告诉我说其实玉不是每一种都有避邪的功能,只有几种比较非凡的才有避邪的作用,我就赶紧翻玉器的年鉴,看到有三种,一种是刚卯,一种是南珮,另外一种我忘记了,再去翻舜子那边有沒有,我发现舜子有一块刚卯,我就跟舜子先借,舜子说,玉碰到不干净的東西可能会裂掉,有裂痕或变色,我就放在我身上,回去拍戏才安心。

  后来我就尽量拍完后回台北住,我听说有几个灯光助理后几天睡得不是很安稳,可是我也不敢跟他们说,怕他们会紧张,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这种事情,用科学、常理比较难去推算这种东西。之后我们就换地方拍戏,也就沒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479145.jpg]


  周海媚——碰到大嘴妹

  有次在香港龙虾湾拍戏,拍到夜里三点收工之后,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要坐我的顺风车。开车要离开时,我看到对头有一部车子,因为是单行道我就把车子停在一旁,他的车子就慢慢开过来,我看到那车上有很多人,但是全部的人都没有把头转过来,只有一个女生,坐在后面的女生,她抬起头来看我。然后眼睛都是一条线,她的脸是四方形的,我看到她的嘴巴慢慢对着我笑,她的嘴唇,从这边笑到这边,很大、很大的嘴巴,而且很红。我整个人都呆了!

  坐在我旁边的工作人员,他的脸也都吓白了,我很害怕,车子就开得很快,到公路以后,感觉比较安全了。我就问旁边的工作人员:『你有没有看到?』他说:『看见了、看见了』我们两个人都看到了。第二天我问其他工作人员,我走了以后有没有人再进来,他们都说没有。

  [/url]

  洪金宝——自己吓自己

  有一次在印尼峇里岛拍戏,我们白天到达后,工作人员就很想玩,其中有两个印尼人就说:『海滩上有个女孩子很漂亮。』他们就想追那个女孩子。一会儿他们很快跑回来,每个人的脸红红绿绿,不知干什么了?他们说刚才在沙滩看见一个人有九呎高,头很大,讲了半天,我也没看见就当没什么事。

  到了晚上,吃完晚饭十点钟了,我跟一个师弟,两个人躺在沙滩的籐椅上聊天。我看到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人手是翘的,脚也是翘的,横着躺在海边。我愈看愈害怕,马上想起那个九尺、头大的人。我就跟我师弟说:『我说一、二、三我们一起跑。』『干什么?』『别问啦!反正我们跑啦!』就跑回去了。跑回去后他们问什么事情,我就告诉他们刚才我见到一个什么什么。后来大家决定等天亮的时候再一起出去看。

  到五点的时候,天蒙蒙亮的时候,那个东西还在,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大树头。海浪一打过来,就动了,海浪不打过来它就不动。原来是自己吓自己。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530404.jpg]


  何家劲——被鬼吵

  我讲的是何家劲的事情,我们那时候在南部拍戏,他住一个旅馆,第二天我早班,到了半夜的时候,他老觉得有人叫他起来,「起来啦!起来啦!」他就说:「別吵啦!」结果他起来一看,沒有人啊!他是自己一个人住一间嘛!就继续睡。又听到「起来啦,陪我玩嘛!」他气得起来说:「拜托你好不好,我明天有早班,你不要吵我好不好?」他就对着空屋子讲,然后,沒有办法啊!那声音还是一直吵,他就只好起来出去,到街头流浪,隔天早上,他冲去跟柜台小姐说,「你昨天晚上给我的房间有鬼。」结果那小姐说:「不是啦!不是那一间,是另外一间才有鬼。

  [/url]

  池秋美——碰到无脸鬼

  十年前在新加坡,那个时候跟凌峰同台,我记得我住在十一楼,凌峰住十三楼,我平常跟秘书林小姐一起睡,她白天上班,晚上下班之后再来陪我。她平常离开的时间固定是早上七点十五分。有一天她同一时间离开,七点半的时候,有人来按我的门铃,我以为是林小姐东西没有拿。於是我就问『谁啊?』没有人回话,可是门铃又叮咚叮咚,我再问『谁啊?』还是没有回话。可是确实是有人按门铃!我就从门上的观视窗望出来,我看到了一个头但是没有五官,头发上结了很多颜色的珠珠。我以为我看错了,我又再看了一次。真的,看到好多珠珠的长发,就是没有五官。

  那时候我心里就发毛,我想莫非我也碰上了!我就站在那里,隔着一扇门,我觉得好冷。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我想喊救命,却走不出去,也不敢出去。我只好回到被窝里面,把整个人蒙住。谁知道蒙住以后,他照样进来,走到我的床边,我听到他呼吸的声音,那个声音『哈...哈...哈...』我听得很清楚。我想糟了,他进来了,他不但在呼吸,而且还压我,压得很用力,我动都没办法动。千真万确的。

  我试着要动,但没办法动,我想到妈妈以前说的,如果碰到这种东西,一定要出声音,因为他们听到声音会跑掉。於是我就咳,蒙着棉被咳,咳的时间大概有二十到三十分。可是我又想,不行,我今天要录新加坡电视歌唱专辑,唱现场的,我再咳下去,一定倒嗓,我已经觉得喉咙不太对了。我再想,打给凌峰大哥,他住十三楼,我拿了那个电话我就拨1319。

  那时候是早上七、八点,对我们来说还没有天亮,他说:『出什么事啊?』我说:『拜託、求求你、你快点下来,我出事了。』他听我的声音很紧张,就套了一条西装裤跑下来。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电铃叮-咚,我想会不会是刚刚那个『东西』?我问:『谁啊?』『是我,凌峰啊!』再问了一次,『我凌峰啊!』我看,确实是凌峰大哥,我就把门打开。那时候有一个念头,很想抱住一个人的热体,因为我的魂,坦白讲被那个东西已经吓跑了,看到凌峰,我就抱住他,抱住他的身体。慢慢地,我的魂总算稍微的镇定下来。

  [url=http://www.4708.cn/upload/2011_02/110224125530402.jpg]


  张宇——鬼故事

  「很奇怪吧!歌手早已在录音间里睡着了,我们却还在外面录得兴高采烈。」提起那回在录音室所遇到的怪事,张宇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

  张宇表示早先曾听过不少有关录音室里所发生的奇事,可是身为歌手的他,录音室不知道进进出出多少回,始终无缘亲自经历,直到这回张宇以词曲创作者的身分前往录音室探班,却亲身经历了一段无法理解的怪事。「一次就够怆的了!」张宇心有余悸的表示。

  「那是一个寒流来袭的漆黑冬夜!」张宇至今仍旧印象深刻。当张宇和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顶着寒流匆匆地赶抵中正国际机场时,自美返台准备灌录专辑唱片的歌手,似乎早已在寒风中伫立多时,稍嫌疲惫的脸上掺杂着焦急的神情。

  「对不起,来晚了!」在张宇带着歉意向对方寒喧后,惊讶的发现对方的国语十分标准。「一听到他开口说话,我心就安了不少。」张宇对方的国语十分标准。「一听到他开口说话,我心就安了不少。」张宇透露原先十分担心对方的国语能力,怕届时进录音室时沟通困难,发生鸡同鸭讲的窘况,可是在经过短暂的交谈后,张宇原本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算安定下来。

  当张宇等人驱车匆匆抵达录音室时,时间早已过了午夜十二时,从录音师身旁的烟灰缸中躺满的烟屍来看,似乎早已等候多时,张宇自然又是一迭声的对不起。

  在张宇刚走到控音室在录音师身旁坐定时,从美国回来的歌手也已经进入录音室,并随手关掉了录音室里的灯光。「他一把灯熄掉,我们彼此就只能靠麦克风沟通。」

  张宇表示,有很多歌手在录音时都喜欢关灯,在黑暗里唱歌,他自己录音时,都有这个习惯。所以当那位从美国回来的歌手关掉录音室的灯光时,他感觉十分平常。

  「可是原本十分平常的事后来却发生不平常的变化!」

  「开始时一切都很顺利。」张宇表示从试音、调音到开始录唱,他和录音师虽然看不见歌手的表现,但可听到歌手的动静,并经由麦克风的沟通,要求歌手达到自己和录音师的要求。

  当身旁的录音师做出OK的手势时,张宇随手看了一下手錶,「才十分钟就录好第一首歌,成积不错嘛!」正当张宇为那名在长途飞行后,身体精神状况并非极佳的情形下,就能迅速录好一首歌的歌手感到高兴时,张宇却突然想起适才录音时,歌手只是一味地听从录音师和他的意见录音,歌手本身并未表达他的意思,张宇觉得有必要请歌手出来听听看自己的成积,「叫他出来吧!」可是当录音师透过麦克风要歌手出来时,却听不到回答,一连数次,浸在黑暗中的录音室竟不再传出一丝声响。

  一阵凉意爬上了张宇的背脊,急急忙忙地打开录音室的门,并扭亮了室内的日光灯,却发现那名歌手端坐在麦克风前的椅子上,打着瞌睡并发出均匀的打呼声,张宇连忙摇醒了歌手,「怎么回事睡着了﹖」「啊!对不起实在太累了,所以一坐在椅子上,便忍不住打起了瞌睡。」歌手十分抱歉的回答。

  「你一进录音室就睡着了﹖」张宇不相信的问道。

  「是啊,有什么不对﹖」意识到已经有事发生的张宇并不理会歌手的疑问,便又急忙地检查麦克风。

  果然麦克风的开关在 off 的位置上。

  「总算让我遇见了!」张宇带着恐惧中夹杂着一丝兴奋的心情回到了控音间,要求录音师重放一遍刚才录好的带子,「放出来的声音,就好像是转速错了一样。」张宇形容当喇叭发出一连串听不清楚的歌词与不成调的音乐时,录音师还不好意思向他表示抱歉,可能是刚才录音时不小心发生错误,只有张宇心理明白刚才他们是遇见了不干净的东西了!!!

[本帖最后由 管理员09 于 2014-9-4 08:41 编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QQ
发表于 2014-9-8 20: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是非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